歡迎您來遷安人才網

手機APP
當前位置 首頁 > 職場薪聞 > 獵頭資訊 > 成功故事 > 攜程四君子:中國最美創業故事
攜程四君子:中國最美創業故事
作者: 時間:2020/12/1 閱讀:143次

555.webp.jpg

在中國,朋友之間合伙創業的公司并不少。我們耳熟能詳的有“新東方三駕馬車”、“騰訊五虎將”、“阿里巴巴十八羅漢”、“萬通六君子”等。

 
幾人一起創業,以朋友始、以朋友終,不僅共同的事業很成功,分開之后各自闖出一片天地,且還保持很好的友誼的,我看來看去,只看到一例,那就是:
 
攜程四君子。
 
今天我們就來了解一下梁建章、季琦、沈南鵬、范敏四個人,以及他們共同的創業故事。
 
01
梁建章

互聯網圈子里天才很多,但梁建章是這些天才之中的天才。
 
1969年,梁建章出生于上海一個知識分子家庭,父親是公務員,母親是國企員工。他從小有“神童”之稱,又由于腦袋大,得名“大頭神童”。
 
1981年,12歲的梁建章進入上海育才中學讀書。當時,育才正在搞教育試點,學校基本不布置作業,每周有兩天可以不用上課,只要考試能通過就行,所以課余時間非常多,學生們可以充分發展自己的愛好。
 
13歲時,梁建章加入了一個計算機興趣小組,在中國福利會少年宮,師從上海師范大學校長朱鴻鶚教授學習編程。
 
梁建章遇到計算機,就像魚兒遇到水一樣,不分日夜地泡在里面。半年以后,他的編程水平突飛猛進,設計了一個利用程序寫格律詩的軟件,獲得了全國中學生計算機程序設計大賽金獎。
 
在學編程過程中,他遇到很多數學方面的難題,父親用高等數學幫他解出來了。他問父親,要學會這些高等數學需要多長時間?
 
父親回答:至少五六年吧,要等你上了大學才能學會。
 
梁建章說:太長了,我等不及。
 
然后用幾個月時間就學會了。
 
除了高等數學以外,他還花了很多時間研究詩詞格律和人工智能、數據庫等知識。這些知識,每一個領域要弄懂,都不是幾月之功,而梁建章能在短短時間內就把這些學通并開發成軟件,其智商之高,學習能力之強,可見一斑。
 
1985年,16歲的梁建章以初中生的身份,直接考入了復旦大學少年班,半年后進入復旦計算機系。
 
與很多人印象中“少年班的孩子在大學會遇到生活和社交上的問題”不同,梁建章在大學里廣泛參與各種活動,交了很多朋友。用他自己的話說:“除了談戀愛,其他活動都可以參與。”
 
不過,他在復旦只待了一年。1986年,他又考入了美國喬治亞理工大學,并且用四年時間,讀完了本科加碩士。
 
1991年,正在攻讀博士的梁建章,覺得在學校已經沒法學到最先進的東西,便放棄了讀博,進入甲骨文公司工作。
 
最初幾年,梁建章擔任研發工程師,做的是技術工作。但是1996年的一次回國探親,讓他心態發生了變化。

他發現國內出現了火熱的創業浪潮和無數商機。回到美國后,他馬上向公司申請轉崗,從研發部門轉到了ERP部門,并于1997年順利被派回中國,擔任了甲骨文中國區咨詢總監的職位。
 
1999年,在一個名叫萬超的朋友介紹下,梁建章認識了季琦。日后,他們將一起開始一段輝煌的創業旅程。
 
02
季琦

季琦是另一類型的天才。
 
他在學習上沒有梁建章這么突出(但對普通人來說,也已經是妥妥的學霸),但是在創業的成功率上,可能整個中國都無出其右者:

他曾經十年內創辦三家公司,全部登陸納斯達克并沖上百億市值,被稱為“創業教父”。
 
季琦比梁建章大三歲。1966年出生于江蘇南通如東縣。
 
他是四君子中唯一一個非上海人,也是唯一一個農村家庭出身的。小時候家里很窮,有時甚至連飯都吃不飽。

讀初中時,在一個風雪交加的寒冷冬天,季琦走了一個小時回到家里吃中飯,媽媽告訴他,家里已經沒飯了。
 
季琦只好又空著肚子走一個多小時回到學校,邊走邊抹眼淚,發誓一定要考上大學,逃離這個窮地方。
 
高考時,季琦如愿以償,以全縣第二名的成績進入上海交通大學。他本想報考自動化或者計算機這種一聽起來就很時髦的專業。不過老師告訴他:那些專業沒前途,報工程力學吧,以后幫包工頭算土方,算好了能多拿獎金。
 
于是季琦就報了工程力學。到了學校才知道,這個專業和算土方一點關系都沒有,學的都是怎么計算潛艇的受力、導彈的起飛速度等問題。
 
當時交通不便,季琦是先坐車到南通,然后從南通港坐了一晚上船到上海的。

當輪船于凌晨時分在十六鋪碼頭靠岸時,這個從農村來的小孩,被大上海的繁華驚呆了。這種沖擊是如此強烈,以至于日后在幾次人生重大決策關口,“留在上海”都成了季琦做決定的重要理由。
 
作為一個“鄉下人”,季琦在上海的校園里,又窮又土,什么都不如人。大二時,他經歷了一次人生的至暗時刻。

當時也沒有什么特別的理由,他就是突然覺得人生好無趣,覺得自己就像個行尸走肉,所有東西都是外界安排的,沒有任何自由意志。
 
為了排解苦悶。他把大量時間花在圖書館,從哲學、文學、詩歌中去尋找人生的答案。最終思考的結果是:人生無所謂意義,只有過程和經歷。
 
1989年,季琦大學畢業。他手里有兩個選擇:一是繼續在本校讀研;二是到南通第二設計院工作。
 
那年由于特殊原因,大學生的分配情況普遍不好。季琦能有單位接收,非常不容易。這也是找了很多關系,好不容易才得到的。而且他們家的家庭情況,也等著他去盡快賺錢。
 
但是季琦思前想后,最終還是放棄了工作,選擇了讀研。

他心想,我如此艱難才離開南通,去到上海,難道就這樣回來嗎?
 
這回,對大學專業已經有足夠了解的季琦,選擇了機械工程系的機器人專業。讀研之后,他開始接觸計算機,并了解到這個新興行業的“暴利”,于是下了狠功夫扎進去。
 
很快,季琦從一個連開機都不知道怎么開的菜鳥,成長為一個熟練掌握電腦使用、裝機等技能的達人,甚至還學會了組網技術。
 
隨著找他裝電腦和組網的人越來越多,他干脆和同學開了一家電腦公司,搞起了兼職。等1992年碩士畢業時,他手里已經攢下了好幾萬塊錢。
 
兼職的同時,季琦的學業也沒有放下。他的論文在1992年的國際機器人年會上發表。系主任希望他能留校任教。
 
在教師辦公室里,系主任目光殷切,而季琦卻眼盯著那陳舊而凌亂的辦公桌,想著如果留校的話,這可能就是自己未來幾十年的日子,心里不禁升起了深深的恐懼,趕緊拒絕了主任的好意。
 
他把簡歷投給了美國日化巨頭寶潔,通過層層篩選,拿到了最終的offer。但得知簽寶潔就要把戶口遷到廣東南海時,他猶豫了。
 
對留在上海的渴望,最終讓季琦放棄了寶潔的機會,而是隨便找了一家能落戶的上海企業——上海計算機服務公司。
 
季琦很清楚,自己是不會在這里長待的,就是過渡一下,把戶口落下,混幾個月就走。
 
在入職報到那天,他手握大哥大,腰揣隨身聽,拍著公司總經理的肩膀說:“胡老板,可能過一段時間我就會走人,公司的這點工資對我來說實在算不了什么。”
 
這位胡老板沒有計較季琦的囂張,反而重用了他,任命他為大項目經理,負責公司大項目業務拓展。
 
季琦的銷售才能在上海計算機公司得到充分的發揮。他騎著一輛自行車,穿行于上海證券交易所、交通銀行總行、甲骨文公司等單位,拿下一個又一個大單,很快成為銷售冠軍,并當上了市場部和銷售部經理。他和助理兩個人,貢獻了公司80%以上的銷售額和利潤。
 
更厲害的是,那些給他業務的人,不僅僅是生意上合作的關系,還一個個被他處成了朋友。這一點,讓人不得不服。
 
原本說待兩個月就走的季琦,過完兩個月又是兩個月,一直到兩年以后才離開。
 
離開不是因為混不下去,而是因為要出國。那年頭,在國內混得好不算本事,能出國才算本事。更何況季琦的老婆在美國上學。1994年,他放棄了單位分的房子,帶著1萬美元,以陪讀的身份去到美國。
 
1994年9月17日,季琦遇到了他人生的“震撼時刻”。那天,他去硅谷甲骨文公司找同學玩,第一次見到了互聯網。當他看到要查詢的信息從電腦上顯示出來時,不禁驚嘆道:“這也太神奇了吧!”
 
如同馬云第一次見到互聯網的反應一樣,季琦意識到,一個新的時代,已經到來。他心里激動萬分,模模糊糊覺得,自己未來的生活也許會和這個東西息息相關。
 
他在美國沒有待多長時間。雖然也在那邊上學、打工,但是卻發現,如果留在美國,日后幾十年的日子可以一眼看到底,這和當初留在學校當老師又有什么區別呢?而反觀國內這邊,正在風起云涌,創業大潮已經襲來。
 
于是,1995年,季琦回國了。回國第二天,一位以前做業務認識的老板正好來上海,晚上叫他一起出去娛樂,聽說他剛回國還沒工作,就讓他到自己的公司來上班。
 
就這樣,季琦成了中化英華公司華東區總經理。他用了一年半時間,以公司給的10萬元資金啟動,做成了3000多萬的生意。成為公司的一棵搖錢樹。

但是后來,隨著公司整個被別人收購,季琦只好離開。
 
1997年9月,季琦決定自己創業,不再寄人籬下了。他成立了一家名為“協成”的公司,做系統集成業務。
 
公司的第一個單子來得很順利。季琦給原來的客戶打個電話,說我現在出來自己干了,有業務的話幫襯一下。客戶二話沒說,就給了他一個百萬大單。協成的業務,就這么做起來了。
 
1999年,季琦在甲骨文工作的同學萬超介紹了梁建章給他認識,倆人一見如故,很快談起共同的創業理想。
 
對于創業,他倆倒是很搭配——梁建章懂技術,季琦懂銷售和管理。但是還缺一個人,就是財務和融資。
 
梁建章說:我有一個很好的人選。
 
季琦問:誰?
 
梁建章說:你的校友,沈南鵬。
 
03
沈南鵬

沈南鵬與梁建章的關系,比和季琦還要久遠。
 
在梁建章13歲獲得計算機編程大賽一等獎的那一次,同臺領獎的有一個比他大兩歲的學生,不過得的是三等獎。那個學生就是沈南鵬。
 
1967年,沈南鵬出生在浙江海寧。他母親擔任一家大型國企的廠長,平時工作非常忙,沒時間照看他,所以7歲那年,他被送到上海姑姑家居住。
 
沈南鵬小時候特別喜歡做數學題,他的愿望是當一個數學家。當梁建章在福利會少年宮學編程的同時,沈南鵬每天都在上海市少年宮奧數班刷題。
 
盡管他在計算機編程比賽中只得了三等獎,但是數學方面的比賽,卻拿一等獎拿到手軟。不僅是全國中學生數學競賽一等獎,還參加了美國中學生數學競賽,獲得海外賽區冠軍。
 
1985年,也就是季琦坐船到上海交大上學的那一年,沈南鵬也被上海交通大學錄取。不過他不用考試,是直接保送進入教育改革試點班,后來選擇了應用數學專業。
 
沈南鵬在大學并不是那種“高分低能”的書呆子,而是積極參加各種社交活動。還當了交大的學生會主席。
 
1989年,為了追逐數學家的夢想,沈南鵬繼續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數學系去讀博。
 
在此之前,他一直以為自己在數學上有天賦,但是到哥大見識了真正的天才,并且被幾次考試成績打擊了之后,他發現,自己靠刷題刷出來的成績,遠遠不足以支撐一個數學家的夢想。
 
一年后,在一位教授的指點下,沈南鵬從哥倫比亞大學退學,轉到耶魯大學商學院去讀MBA。
 
在進入耶魯大學之前,沈南鵬對商業的了解完全是一片空白,甚至連《華爾街日報》都沒有看過,在美國同學看來,幾乎不可思議。
 
1992年畢業,沈南鵬開始了艱難的求職之路。雖然有耶魯的MBA金字招牌在手,但是作為一個沒有任何商業實踐的中國人,要在華爾街謀得一份好職業,并非易事。
 
他被拒絕了無數次,最終還是憑借數學方面的優勢,進入了花旗銀行工作。
 
兩年后,隨著中國概念在美國資本市場開始吃香,沈南鵬進入了職業發展的快車道,中國背景+耶魯商學位+華爾街履歷,讓他成為被華爾街公司爭奪的香餑餑。
 
在先后經過雷曼兄弟、漢華銀行的過度后,他最終于1996年進入德意志銀行,擔任德意志摩根建富的董事,負責中國資本市場業務。
 
在上海,也是經過校友萬超介紹,他認識了季琦。
 
當梁建章和季琦開始討論創業的事情時,沈南鵬成為倆人共同想要拉入伙的最佳人選。
 
沈南鵬此時已經做投資8年,但是沒有自己創過業。他非常看好當時已經風起云涌的互聯網行業,只是一直都沒有好的機會切入。梁建章與季琦和他一談,他立馬就怦然心動。
 
1999年2月22日,在季琦的家中,三人湊到一起,開始正式討論創業項目。
 
他們也考慮過網上書店、網上宜家等方向,但最終都因為物流和網絡支付的難點而放棄。
 
最終梁建章提出,可以做一個旅游網站。
 
三人一拍即合。沈南鵬出資60萬,占股40%;梁建章和季琦各出資20萬,分別占股30%。
 
由于季琦是自己創業,時間比較自主,由他來全職負責公司的建立,并領每月3000元的工資;沈南鵬和梁建章還在原公司上班,兼職參與公司運營,不領工資。
 
攜程由此開始起步。
 
但很快他們又發現一個重大問題:由于三人都不是旅游行業出身,除了自己喜歡旅游以外,對旅游生意上的事情一無所知。
 
必須再找一個旅游行業的合伙人才行,而且這個人必須很牛!這是三人的共識。
 
于是分頭去找,最后他們找到了“三缺一”的那個“一”:
 
范敏。

04
范敏

范敏的履歷不像前面三人那么光鮮,在大眾中的名氣也沒有那么大。在四人組當中,他一向甘居隱形人的位置。他的座右銘很有意思:做老實人,說老實話,辦老實事。
 
但在當時,面對梁、季、沈三人,范敏是有優越感的。作為一家國企的老總,他入有房、出有車,走哪都有司機開路,偌大的總經理辦公室門庭若市。
 
范敏在四人中年齡最大。1965年,他出生于上海。由于其刻意低調,外界從來聽不到關于任何他小時候的故事。在公開資料上,他的人生經歷從1983年開始,那一年,他考上上海交通大學工業管理工程專業。
 
在大學,范敏當過學生會主席,是沈南鵬的前輩。大四曾經創辦過一家公司,但是無果而終。
 
1987年大學畢業,他直接保送本校管理學專業讀研。當年全校1000多名應屆畢業生,免試讀研的只有2人,他是其中之一。
 
1990年碩士畢業,作為上海交大管理學研究生,他有的是好單位可以選,卻選擇了當時并不吃香的旅游行業,進入上海新亞集團。當時該集團幾萬人,范敏是學歷最高的兩人之一。
 
他的理由是:越是人才稀缺的地方,越是容易冒尖。
 
于是,他就進入了新亞旅行社的計調部,負責收發傳真、安排旅游團行程、聯系供應商等雜活。
 
僅在計調部干了幾個月,他就被調到集團辦去了,擔任辦公室助理。雖然名字聽著不高,但卻是領導身邊的人。
 
而范敏在這個位子待了一年半以后,卻主動要求調離。他的目標崗位是:新亞集團下屬的海倫賓館見習管理生。
 
在基層干了四年后,范敏作為集團代表,被上海市旅游局派往全世界知名的瑞士洛桑酒店管理學院學習一年。
 
留學回來,范敏開始官運亨通,先是被提拔為新亞集團酒店管理公司副總經理,后來又進一步升為上海旅行社總經理兼大陸飯店總經理,出入都配備專車和專職司機。
 
可想而知,這樣一個人物,又怎會輕易放棄這一切,加入一家新成立的創業公司呢?
 
1999年3月,上海徐家匯鷺鷺酒家,在朋友介紹下,梁建章三人第一次見到范敏。可惜的是,經過一番游說,范敏不為所動。
 
范敏走后,梁建章和沈南鵬都覺得沒戲,說算了,換個其他人吧。季琦說:如果我們自己的校友都搞不定,那其他人更不行。
 
他們也不是沒試過其他人,之前想請春秋旅行社的王正華,就碰了一鼻子灰。如果像范敏這樣正值34歲,處于人生最容易焦慮和動搖的年紀,且又是交大校友的人都請不動,那其他人也都不用想了。
 
季琦拿出之前跑業務的盡頭,隔三差五往范敏的辦公室跑,和他談人生,談夢想。

當時范敏作為兩家國企的總經理,公務繁忙,季琦每次去都要等半天,才能見上一面。甚至有時候,明明辦公室沒有人,范敏也讓季琦等上10分鐘,才讓秘書叫他進去。
 
不過去的次數多了,季琦發現,自己等待的時間越來越短。后來基本上只要5分鐘,就能見上范敏。
 
季琦不失時機地問:校友,考慮清楚沒有?
 
這回范敏說的是:好吧!
 
從那一刻起,后來被譽為中國企業史上“第一團隊”的攜程四君子,終于組隊成功。
 
4人的分工是:沈南鵬擔任董事長兼CFO,梁建章擔任CEO,季琦擔任總裁,范敏擔任執行副總裁。
 
05
起步

1999年5月,在上海南丹路天文大廈,攜程公司正式成立。150平米的辦公區,十來號人。除了季琦為了對外交往的需要而擁有單獨的總裁辦公室以外,梁建章三個兼職的人,起初連辦公桌都沒有。
 
剛開始設想的產品,是一個大而全的產品,框架包括三C:Content(內容)、Community(社區)、Commerce(商務)三個領域,內容涵蓋了旅游所涉及的吃、住、行、游、購、娛各方面,幾乎等同于今天的攜程+大眾點評+美團+馬蜂窩的總和。 
 
640 (8).png
攜程早期網頁,見《上海微型計算機》1999年12月
 
夢想非常美好,但是要做這么一個綜合型的平臺,網站開發、內容建設和業務拓展,所需的成本都是巨大的。原來湊的100萬資金,很快就見底。

擺在創始人面前的第一個巨大難題,就是資金。
 
沈南鵬雖然在投資圈已經工作多年,但不管是他自己還是他認識的人,此前開口都是幾個億的生意,對這種初創企業的融資,也幫不上太多忙。
 
最后還是季琦找來一位熟人,IDG的章蘇陽。此前他擔任中化英華公司華東區總經理的時候,就認識了章蘇陽,互相在業務上幫過對方的忙,關系比較熟。
 
季琦向章蘇陽介紹了創業方向、產品和團隊,梁建章寫了10頁的商業計劃書。后來,章蘇陽又叫上另一個合伙人周全,加上一個技術專家,跟四人組吃了個飯。
 
席間,章蘇陽三人沒有問任何關于商業模式和盈利預期的事情,反而都是問一些“創辦攜程的目的是什么,10年以后如果攜程做大你們想干什么”這些問題。
 
季琦等人便大談對互聯網的認識,以及想在互聯網領域大干一番的夢想。
 
一周后,章蘇陽給了準信:IDG決定投資50萬美元,給攜程的估值是200萬美元,IDG占20%股份。
 
事后,章蘇陽說,他根本就沒仔細看梁建章寫的BP,因為他投資的風格是:第一是投人,第二是投人,第三還是投人。
 
一個抱著這種投資理念的人,看到這樣的夢幻創業組合,還有什么別的可說的呢?只有“投”一個字啊。
 
不過,章蘇陽認的人不是梁建章,而是季琦。

在投資人的要求下,季琦擔任CEO,梁建章改任COO。
 
梁建章聽從了安排,交出了公司管理大權。
 
1999年10月28日,攜程網站正式面世。
 
1999年11月4日,攜程拿到了第一張網上酒店訂單。當工作人員再三確認這個消息時,整個辦公室頓時成為一個狂歡的海洋。
 
但是很快,攜程的業務進展,就陷入了困境。
 
磕絆

1999年,互聯網在中國還是新鮮事物。

對消費者而言,大家根本就不知道、也不相信可以在網上預訂酒店、機票或者旅游行程;而對酒店、景區、航空公司、旅行社來說,他們也不知道什么是互聯網,以及這個東西能給自己帶來什么。
 
當時的情況往往是:攜程的推廣人員剛開口介紹自己的業務,就會被酒店或旅行社的經理轟出去。
 
好在范敏在旅游行業已經多年,且還擔任著上海旅行社的總經理,旅游資源比較充足,為攜程初期的業務開拓提供了很多便利。
 
但問題是,有了資源,賣不出去也白搭。一個特別狼狽的例子是:當時攜程好不容易拿到了上海龍華寺千禧年敲鐘門票的網上分銷權,但是在攜程網上一張也沒賣出去,最后全體員工只好到冒著寒風到現場去充當“票販子”。
 
到2000年初,攜程面臨的情況是:業務進展非常緩慢,盈利根本看不見曙光,50萬美元的融資很快將要花光。如果不能解決業務拓展和融資兩個問題,公司馬上就要倒閉。
 
不知道一般的創業公司面對這種情況,會采用什么辦法解決。而攜程四君子的救亡之道,則充分展現了這支夢幻團隊的魄力和想象力。
 
他們想出的辦法是:直接收購全國最好的酒店預訂服務公司,并且用這個作為籌碼,去做新一輪融資。
 
2000年1月,攜程賬上已經沒剩幾個錢,季琦卻開始去和當時中國酒店預訂服務的前五強——現代運通、商之行、金色世紀、國信商盟、百德勤,一家家地談收購事宜。
 
這五家公司,每一家的業務量都遠超剛剛成立幾個月的攜程。
 
與此同時,攜程正在和軟銀談第二輪融資。目標融資額是450萬美元,前提是,攜程能夠收購成功。
 
季琦第一個去談的是現代運通。對方覺得這就是個笑話,他們根本就沒打算賣,況且攜程剛剛成立不久,業務量在業界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
 
但季琦不死心,一直追著談。同時也在談第二家:商之行。
 
剛開始,商之行的老板吳海也是對攜程根本看不上眼。但是季琦鍥而不舍地找了一次又一次,吳海終于動心,說:那就到攜程看一看吧。
 
吳海到了攜程,季琦驕傲地向他介紹說:我們每個月的預定間數已經達到900間啦。
 
吳海頓時無語:我們可是3萬間啊。
 
盡管瞧不起攜程的業務數據,但是季琦的堅持、攜程的團隊以及互聯網的概念,卻讓吳海最終還是接受了收購邀約。
 
3月份,雙方簽下合約,隨后軟銀領投的450萬美元立即匯入了攜程的賬戶。
 
一直處于兼職狀態的梁建章、沈南鵬、范敏,在收購案完成和融資到賬后,再也沒有了后顧之憂,這才終于分別辭去了原單位的工作,全職進入到攜程來。
 
日后看來,這個時間點極其驚險。因為正是這個3月,互聯網泡沫破裂,全球互聯網公司開始大批倒閉,投資市場風聲鶴唳。

攜程在最后時刻搭上了繁榮期融資的末班車。如果再晚個幾天,也許就沒有了后來的故事。
 
收購“商之行”,以及搞定450萬美元融資后,攜程的主業終于確定為酒店預訂業務(后來又拓展了機票預訂等其他服務)。從此進入了飛速發展的時期。
 
又過了半年,經過季琦長時間的緊追不舍,現代運通也終于松了口,在《婚禮進行曲》的樂聲中,與攜程完成了合并。
 
值得一提的是,兩筆收購,攜程花的現金并不多,主要是憑借互聯網的概念,利用攜程高估值的股票去置換。
 
而收購現代運通,不僅讓攜程成為酒店預訂行業當之無愧的老大,更是讓攜程又拿到了以美國凱雷為主投資的1200萬美元。

這是互聯網寒冬時期罕見的一筆巨額融資。
 
對于為什么攜程能拿下這1200萬,日后沈南鵬解釋道:我們不需要去說服投資商。當時我們給了風險投資商一個財務報表,那上面顯示半年以來公司的費用是持平的,但營業額卻以每月30%的速度在增長。風險基金知道這意味著什么,所以他愿意追加投資。
 
此后,隨著互聯網在中國逐漸興起,以及旅游的火熱,攜程的業務數據大幅上漲。到了2001年10月,攜程首次實現了盈利,也成為互聯網泡沫破裂之后第一家盈利的互聯網公司。
 
2003年,攜程在經歷過非典的短暫影響后,下半年業務開始報復性反彈,一舉把攜程送上了納斯達克股市。
 
尤為令人“嫉妒”的是,攜程的財務數據如此之好、沈南鵬的準備工作如此充分,以至于原本應該無比忙碌和緊張的路演期間,沈南鵬和梁建章無事可干,還在四處約人打橋牌。
 
從1999年2月提出創業想法,到2003年12月上市,攜程四君子僅僅用了4年10個月的時間。
 
他們曾經放棄的國企和外企職位、房子、車子、高薪,此刻得到了豐厚的回報。

四個人都成為了億萬富翁。
 
06
裂痕
 
與所有的朋友之間共同創業一樣,攜程四君子之間,不可能沒有矛盾,不可能沒有爭吵。
 
2000年,攜程業務走上正軌后,管理的短板凸顯出來。梁建章覺得季琦的開拓能力很強,但是管理能力不行,于是要求公司設立聯席CEO,由他與季琦共同擔任。后來又進一步要求季琦讓出CEO的位置。
 
我們不知道其中運作的內幕如何,只知道結果是:季琦讓出了CEO的位置,回歸到總裁的角色。梁建章再次獨攬大權。
 
后來,攜程決定內部創業,孵化出如家酒店,季琦離開攜程,擔任了如家的創始CEO,沈南鵬兼任如家董事長。
 
但是把如家酒店做起來以后,季琦又遭遇了沈南鵬的放逐。
 
2004年底,以沈南鵬為董事長的董事會提出,為了順利上市,如家應該由一個受過西方教育的職業經理人來擔任CEO,季琦被迫離開,由孫堅接任。
 
雖然季琦仍然是如家的股東和董事,但是作為一個創始CEO被放逐,他的心里受到沉重打擊,甚至開始懷疑人生的意義,一度想到過自殺。后來是莫扎特的音樂把他挽救回來。
 
當時他聽到莫扎特第三十一號交響曲,覺得人世間還有這么美的東西,還是值得留戀的。
 
平心而論,以季琦對攜程的貢獻而論,他在攜程和如家,兩次被奪去CEO職位,似乎很不公平。

但是我們又不得不承認,攜程這幫人,在做決策的時候,是以完全商業化的邏輯,在理性地處理這些事。
 
感情再好,公司的前途,永遠放在第一位。
 
季琦充滿干事創業的激情,適合創業初期的沖鋒陷陣,但是未必適合業務穩定之后的精細管理。無論梁建章的奪權還是沈南鵬的放逐,都是從公司利益方面出發做出的決策,不是為個人私利。
 
所以,盡管季琦經歷了至暗時刻,但是從感情上,他們幾個依然維持了很好的朋友關系。
 
珍重
 
卸任如家CEO不久后,季琦又振作精神,做起了漢庭。
 
2006年,如家在納斯達克上市;2010年,漢庭在納斯達克上市。
 
2020年,由漢庭更名而來的華住,再次在港交所上市,季琦經歷了人生第四次敲鐘。
 
在連續創業之路上,季琦已經是一個傳奇。
 
其他三個兄弟,也不遑多讓。

  • 沈南鵬

 
沈南鵬于2005年功成身退,創建了紅杉中國。有了做攜程和如家的經歷,他與合伙人張帆,不到兩個月就募資兩億美元。
 
此后,沈南鵬在風險投資的路上,一路顛覆一路開創,成為中國風投之王。阿里巴巴、京東、美團、拼多多、滴滴等背后,都有沈南鵬的身影,號稱“憑一己之力,投出大半個中國互聯網”。
 
2019年,美國《福布斯》雜志評出的“全球最佳創投人”榜單(The Midas List),沈南鵬名列全球第一。
 

  • 梁建章


2007年,攜程已經成為中國市場當之無愧的第一。梁建章把CEO的位子交給范敏,自己跑到美國斯坦佛大學去讀經濟學博士。
 
2011年,他拿著博士學位,以經濟學家的身份回到中國,極力推動中國人口政策改革,成為知名的人口學家。據稱中國二胎政策的放開,其中有他的一份功勞。
 
2013年,攜程在移動互聯網的沖擊之下遭遇危機,梁建章回歸攜程力挽狂瀾,在攜程重新站穩第一的位置后,又飄然而退,把CEO位子再次交給孫潔。
 
目前,梁建章是攜程董事長,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。

  • 范敏

 
范敏一直堅守在攜程的位子上,任勞任怨。
 
他做的是最細致卻又最不可或缺的管理活。以聯合創始人的身份,卻長期隱居幕后,甘做隱形人。
 
當其他人一個個離去時,他默默出來擔起了CEO的重擔。6年之后,當公司發展需要時,他配合地退位讓賢,讓梁建章出來“拯救攜程”,自己甘愿承受“發展不力”、“無能”的罵名。
 
2014年起,范敏擔任了攜程孵化的天海郵輪公司董事長兼CEO。
 
2019年,他以28億元位列《2019年胡潤百富榜》第1385位。

攜程15周年再聚首
 
余音

很長時間以來,人們一直在討論:好朋友能不能一起創業?

新東方和萬通的經歷,似乎在告訴我們,好朋友最好不要一起創業。

但是攜程的故事提供了另外一個范本。

朋友創業,最難處理的是感情、理性和利益之間的關系。攜程四人之間,一開始就建立了最高的原則:以共同的事業為大。

對于個人利益和權力,他們有足夠的格局和智慧,來作出對公司最有利的選擇。無論是股權分配還是權力配置,都是如此。而利益和感情被損害者,也能大度地接受結果。

季琦曾經說過:(創業要)先把最危險、最有爭執的利益說清楚,才能坦誠相見。如果連把利益問題算清楚的膽量都沒有。那還叫真朋友嗎?

范敏也曾經說過:(對于利益)剛開始不要計較,殺出一條血路再說。但是到后來,公司上了軌道,就要真計較,不能假計較,一切以商業規則來辦事。真計較的一個原則,就是以公司利益為重,而不是個人利益為重。

他們都做到了這一點。

此外,他們四個人之間既有共同的夢想,又各有特點和專長,形成了完美的組合。

梁建章曾經在一個節目上總結攜程四君子的特點:季琦激情、范敏專注、南鵬嚴謹。他的同事幫他補充了一句:建章純真。

有純真,才有偉大的理想和長久的堅守;有激情,才有銳意開拓的無懼和鍥而不舍的堅持;有專注,才能把那些純真和激情落實下來;有嚴謹,才能保證干成事而不出事。

難怪攜程四君子被人稱為中國創業的第一團隊。

若干年前,攜程四君子曾經有一個內部約定:誰都不能單獨代表攜程寫一本書。
 
這不能不說是一件極大的憾事。
 
因為攜程四君子的創業史,是現代中國最浪漫的創業故事之一,應該在中國企業發展史上濃墨重彩地記上一筆。
 
正如財經作家吳曉波的評論:
 
“青春激蕩,拍馬相聚,商場當歌,所向披靡;一戰即勝,呼嘯而散,相忘江湖,余音蕩漾。這樣的創業故事,像不像一個充滿了東方俠客氣韻的‘中國夢’?”
 
好在,他們那個約定“不能單獨寫書”的期限,是20年。
 
現在已經是第21年了。
 
我很期待,梁建章、季琦、沈南鵬、范敏中的某一個人,能夠把那段青春激蕩的歷史寫出來。
 
這個故事,一定會很美。 


來源:
熱門推薦
吉林快三群95群18